追蹤
飛鳥魚的幸福海洋
關於部落格
努力往前走,偶爾歇歇腳!
  • 168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你心中也有一座斷背山嗎?

走出電影院那一刻,我記得跟朋友說了一句話:我很慶幸自己不是那樣辛苦的一群人!只是愛一個人,卻得背負整個地獄!

傑是我從國小到高中的同學,有時同班,偶爾不同班,但可以說是一起長大的朋友。上大學後的一個暑假,從高中同班同學那裡聽說,他回母校去向導師告解自己的性傾向,因為再不找個信任的人求援,他覺得自己快崩潰!

八卦散播的速度永遠快得驚人.差不多就在那個下午,全班同學都已經知道,傑只對男人情有獨鍾,那時我也才明白,為什麼同學這麼久,從沒聽說過他喜歡哪個女生。

"事發"後的幾個月,正好放長假回老家的我,在公車上遇見他。我們還是像平常一樣打了招呼,寒喧幾句,說說各自的大學生活。並非我故意假裝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只不過認為自己無權過問他人的私事,倒是他自己主動起了頭。

他說:我想那件事,你知道吧?

我說:知道。

他說:那我想應該全班都知道了吧?

我說:不清楚。但我想知道的也不算少。

他問:那,有人說過什麼嗎?

我答:沒。至少我沒聽過什麼。

他聳聳肩:喔!就算有,也無所謂。然後他轉過頭笑著說:我現在就是要去跟我另一半約會!

我說:是喔?好好!

然後,我們一起下車,因為還有一點時間,我們就去書店裡晃晃。他突然問我:你要不要跟他見個面?

我說:方便嗎?

他說:沒關係啊!你是女生啊!

ㄟ,突然覺得這話跟我平常面對的邏輯狀況不太合!

然後他打了電話給對方,電話裡好像對方問他在幹什麼,他說遇到高中同學,一起逛逛書店,他還特別強調是"女生"!

他當時的男朋友,跟他一樣是個乾淨斯文的男生,就跟平常在路上會擦身而過的男生沒什麼不同。我們點個頭算打招呼,聊了幾句,後來他男朋友說要去買東西離開一下,我問他:你現在快樂嗎?

他淡淡地說:很快樂!至少不用再隱藏自己的感情,不用再像以前那麼痛苦。

我想起他還沒出櫃前老是要跟其他男生一樣,假裝對某個女孩感興趣,還得跟著對女孩品頭論足,知道他所謂的"痛苦"所指為何。

他又說:以前我覺得自己很孤單,即使喜歡哪個男生也不能說,現在我進入這個圈子,找到一個相同的族群,可以盡情做自己,很有歸屬感與安全感。

我又問:家裡不知道吧?要是你爸媽逼你結婚怎麼辦?

他苦笑搖頭:當然不知道。不過我有兩個弟弟,就算我不結婚應該壓力也不會太大。我沒想那麼多,至少現在的我是快樂的。這樣就夠了。

說再見前,我說:快樂就好!

他笑一笑,對我揮揮手。

片中的兩個男人,彼此相愛,卻因為現實社會的道德壓力,一輩子不可能長相廝守,還得為了掩人耳目,娶妻生子,只能靠著每隔幾個月或幾年的"斷背山之約"支撐,痛苦而無奈地在現實世界中扮演所謂"正常男人"的角色。

很多朋友都問我:你覺得最後男主角沒說完的那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的感受很直接也很簡單,我想他是想對傑克說:我發誓我真的愛你!或者,我發誓我也想跟你在斷背山廝守一生。

畢竟,傑克總是那麼毫無保留地說出他的愛意,說出想跟他在斷背山相守的心願,然而他卻從沒說出口,即使在那一次爭執中,他說出對傑克到墨西哥找男妓的忌妒與憤怒,甚至對於傑克質疑他的感情大動肝火,然而因為小時候看到同性戀者被凌虐致死的畫面一直揮之不去,因為害怕冒犯眾怒,自始至終,他從沒承認自己"愛"過傑克,甚至一直對於傑克提出要去斷背山終老的心願不置可否。

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也許社會風氣大開,一般民眾對於同志的接受度已經提高了不少,然而仍視他們為毒蛇猛獸者還是大有人在。

就在看完這部戲的當天,看到新聞說,美國有個十八歲的年輕人闖到同志酒吧裡大開殺戒,原因只在於他認為"就是因為有這些同性戀存在,世界才會這麼亂!所以他要替天行道!"

老實說,我一直都不懂,為什麼世界上就是有人能夠如此仇視另一群人,不管什麼原因。而這樣的仇視情緒,總是強大到非致人於死的地步不可!這樣的恨意,總是讓人不寒而慄!

"愛是與生俱來的力量",李安說這是這部片的宗旨,是他想要傳達的意念。

我完全理解這句話,我也相信,但還是想問:如果"愛"的力量這麼大,為什麼仍然消除不了世界上的"仇恨"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