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鳥魚的幸福海洋
關於部落格
努力往前走,偶爾歇歇腳!
  • 168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腦殘遊記


所以帶了護照跟機票以及差點超重的行李,我就這樣輕鬆開心地到了機場,而且非常得意自己提早到,實在從容,因為到長榮櫃檯的時候,可還沒有「開張」呢!
 
當甜美的ANA(與長榮合作)櫃檯人員指著護照上的某張「貼紙」問我:「小姐,您這個再入國許可似乎過期了!」我還恍如夢中。
 
「再入國許可」?聽起來有點耳熟……
 
來回看了櫃台人員跟那張貼紙五秒後……
 
啊!!!那個再入國許可!
 
那一刻,五雷轟頂不足以形容,我應該差點就在櫃檯前石化了!
 
在此向一頭霧水的捧由們說明一下。所謂的「再入國證明」,是讓在日本長期居留的外國人如我所申請,也就是如果拿的是長期居留簽證,例如就學或留學,當你要短暫離開日本時,必須到他們的入國管理局申請「再入國證明」,這樣才能順利出入境。如果沒有辦理,原本的簽證就會失效,返回日本前就必須再辦一次簽證!

就這張小東西差點讓我淚灑機場!
 
去年九月我曾順利回台灣一趟,所以我知不知道有這東西,答案當然是「知道」;那為什麼這一次我完完全全連一滴滴一咪咪都沒想起來要去辦這東西,答案是「鬼知道」!!
 
就在我差點要淚灑櫃檯前時,可人的地勤人員給了我一線生機!因為我從未在機場辦過這東西,緊急情況時在機場補辦就可以。換句話說,他們也是有人性的,願意給每個人一次翻身的機會。
 
喔哈利路亞!日本捧由我愛你們!
 
接下來,由一位超級親切的圓圓臉地勤小姐引領我到入關處的辦事處辦理相關手續。途中她一直安慰我應該沒有問題,叫我不要擔心,還說她的曾祖父是台灣人,她還有一些親人現在住在台北,她也去過台灣,非常喜歡台灣等等讓我安心的話語。
 
喔喔!觀世音菩薩,這真是四海之內皆「親人」啊!
 
要到辦事處必須先入關,此時我的隨身包包卻過不了海關檢查,因為有金屬性的可疑物品顯示!
 
ㄟˊㄟˊㄟˊ???怎麼可能!?
 
靈光一閃,莫非是鑰匙圈!?
 
果不其然,就是那把我很喜歡的動漫「死神」(BLEACH)的主角黑崎一護所持的斬魄刀!雖然我可憐兮兮地說那是動漫的相關紀念品,但海關帥氣檢查人員也很抱歉卻堅持地表示礙難放行,我也只好含著眼淚看著它被「處分」了!

就是這把帥氣的斬魄刀,我要再去買回來!
 
到此為止,我真的覺得「衰小」是會接二連三的!
 
到了辦事處,辦事處人員對於本人會忘記這事都感到難以理解,並且發揮了日本人執著龜毛的個性,一直重複問我:「怎麼會沒去辦?」
 
我也只好一直回答:「不好意思,我真的完全忘記了!」
 
然後另一個辦事處人員走過來又再重複問一次,我又重覆答一次!
 
喔尬的!我忘了我忘了我就是忘了,我怎麼會知道我為什麼會忘了!問到世界末日我也沒辦法告訴你答案啊!麥擱問啊啦!
 
雖然以上是我的心聲,但因為本人對於自己犯此錯誤實在很愧疚,也只能維持卑微的笑容不厭其煩地回答,畢竟得要讓對方相信本人絕對不是匪徒,才能順利幫我辦完證件。而一旁的地勤小姐也努力地幫忙說話:「王小姐現在身分是學生,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的,請多幫忙!」
 
喔我真是要落淚了,這位血緣稀薄的「台灣之子」(謎:人家沒這樣講吧?)真是太有義氣了!
 
但既然日本人以龜毛出名,想當然爾不會這麼輕易放過我,所以還是打了電話到學校確認後才終於相信本人不是可疑人士,開始讓我填寫表格辦手續,並且等待學校方面傳真相關文件。
 
就在填寫最後表格時,突然來了位大陸同胞,拿著表格嘰哩瓜拉地用中文說了一串,而日方人員也用日文巴拉巴拉地回了一串,實在是雞同鴨講的現場版。再這樣繼續下去,大陸同胞恐怕就要翻桌了,我也只好出聲幫忙翻譯。
 
好不容易讓大陸同胞知道她要的東西不是在這裡辦理而離開後,日方人員大大鬆了一口氣,還跟我鞠躬說謝謝,那一刻其實我只想說:「不用不用,只要你們讓我回台灣,我什麼都願意做啊!」
 
終於終於,在登機前的四十分鐘,我順利拿到了證明,可以出境了。而那位從頭到尾笑容滿面、耐心陪伴、堪稱業界典範的地勤小姐,不但送我入關,還一再叮嚀我一切小心,我的感謝真是文字難以表述,可惜當時本人開心過頭,忘記詢問對方貴姓大名,也忘記要一起拍照留念,整個就是大殘念啊!
 
這個差點讓我在機場中風的風波到此告一段落,之後一路順暢,搭乘的班機乘客數大概不到三分之一,幾乎可以直接躺著睡覺,除了因為天氣不太好,沿途有幾次讓我頭暈的氣流,飛機餐還算可口,也看完了一部好萊塢片(其實是一部娛樂片,但我好感動,因為我實在他馬的太久沒看院線片了啊!),平安地回到了台灣(而且下了一整天的雨也停了),我才能跟大家報告蠢事之一。

空空如也的座位,坐起來真開心!
 
接著蠢事之二,本人受託在機場免稅店買菸,但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沒回台灣,還是在日本久了變得「古意」,對於菸酒買賣的規定完全沒有記憶,所以一進店裡就直接問店員:「請問現在一個人可以帶幾條菸啊?」被詢問的店員小姐愣了一秒,神情怪異地回答:「一條喔!」
 
一條?這麼少?好小氣!-->這是我當時的反應。
 
我瞄了瞄其他人,奇怪?那為啥大家都手拿好幾條呢?難道是買多一點要申請嗎?-->我還處在腦殘模式中。
 
付錢的時候我又再問了一次,結帳人員也一樣神情詭異地回答我同樣的答案,所以即使滿腹狐疑,我還是呆呆地只買了一條。等到出海關時,看到海關人員根本完全不檢查行李時,我終於恍然大悟!
 
靠腰!我竟然白癡到去問店員,法律這樣規定,他們當然只能這樣回答,但其實他們只管結帳,根本不會管你買多少,我想他們做夢也沒想到會有台灣人這麼「守法」,或者說這麼「智障」!
 
夠了!到底是誰帶走了我的腦?快還給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