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鳥魚的幸福海洋
關於部落格
努力往前走,偶爾歇歇腳!
  • 168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瘋狂世界



其實人家情侶愛在沙灘上怎麼卿卿我我,到底是干卿底事,說名人沒有隱私權,那既然人家免費上演了鹹濕秀,看也看過了,沒什麼必要還要品頭論足一番吧?還要毒舌說人家身材差、沒胸部,是說,人家沒胸部,有錢男友還不是愛她愛得要死,只能說,每個人都有酸葡萄的時候吧!

 

這個世界的瘋狂,相信大家這幾年都見識過了。但是根據星座專家瑪法達的說法:送走了令人失望的「魔羯座之年」,2009年歲星將步入下一個更瘋狂的「水瓶座之年」。水瓶座星座調性的革新改造、打破傳統、挑戰權威、社會關懷、發明創新和突破疆界等特質將成為年度的主流價值和思維。它將不會是一段太平盛世,更不可能重返古老美好。

 

看來這世界瘋狂的程度的確還無法預測,深不見底啊!

 

台南老家圍牆的另一頭,住著一位遠房堂叔。自我有記憶裡以來,他就是個人人口中的「瘋子」。常常整天整夜地鬼吼鬼叫,嘴裡老是嚷嚷著無法分辨的話語,但那種「說話」的節奏,又彷彿像是在跟什麼人對話似的。我曾經站在圍牆這一邊,很努力想要聽清楚他到底在說些什麼,但這麼多年過去,無解。

 

聽父親說,他原本不是這樣的,但結婚後沒兩年,老婆就外遇離家,受不了打擊的他,自此走進我們再也無法理解的世界,而這一「瘋」,就是三十年。

 

其實他並不是每分每秒都是瘋的,就是罹患了常常會幻聽,又有被害妄想症的「精神分裂症」,不發作的時候,也還能跟長輩們對話,只是有時候會突然牛頭不對馬嘴。老家是村落裡的三合院,因為比臨而居,孩提時候,放學回家時,總得經過他的屋前,只要看到他出現在院子裡,面無表情,兩眼卻總是晶亮亮地望著我們時,總會神經緊繃,就怕他突然發狂衝過來,砍我們個十刀八刀的!

 

當然,從來沒有。也許是父執輩看護得緊,也或許是常提醒他,對於我們這些晚輩,他從來沒有瘋狂的舉動。漸漸懂事以後,我們早已習慣他的存在,對於他的偶爾發作,也早已習以為常。偶爾回家時沒聽到他的「噪音」,甚至會不習慣地詢問老爸他的近況。


家裡有這樣的成員存在,總是會隱晦不談,也不願意送他就醫,現今雖然因為資訊多了,願意對外求助的家庭多了,但這樣的成員仍常是家族中故意忽視的一個影子,更何況是多年前的那時候。剛開始狀況不對勁的時候,沒有人願意承認他生病了,因此延誤了就醫時間,直到他開始出現攻擊的行為,家人才總算帶他就醫,並且曾經試圖讓他住進精神療養院,但他卻三番兩次地逃離,老是讓醫護人員找上門來帶人;一見到醫護人員,他的情緒就更加崩潰,對於家人急欲擺脫他感到非常不諒解。於是,他再三保證會按時服藥,讓病情穩定,只求安靜地過生活,不要再強制他入院,由於其他家人皆不願意與其同住,父親向他的兄長承諾,會叮囑他按時服藥,這種精神病院抓人的戲碼才終於落幕。

 

就這樣,從此以後,只要聽到他又開始胡言亂語,父親就會在圍牆這一頭大聲詢問:「你今天吃藥了沒有?」然後,他的「演出」就會嘎然而止,接著正常地回答:「吃了!」或是「還沒!」每每聽到這樣的對話,我都有種非常弔詭荒謬卻又隱隱心酸的感覺。

 

多年來,每當看到他一個人站在田埂邊望著遠方,或著睜大眼睛打量著經過他家院子前的每個人,我總在猜想著,這個世界,在他眼中是什麼樣子呢?如果不是因為已經無法以言語溝通,我總是想問他,這些年,都在想些什麼呢?對於離家的妻子,還怨嗎?還恨嗎?或者,他還記得那個緣淺卻讓他如此瘋狂的妻子嗎?

 

會不會,這個世界在他腦海中的構成,就像梵谷的畫一樣線條扭曲?或者,在他的眼中,我們才是所謂瘋狂的一群呢?

 

到底所謂的「正常」,該如何定義呢?

 

如果可以,很想跟堂叔交換一下靈魂,想知道他眼中的世界會不會其實更美好?(這種想法,會不會也不太正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