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鳥魚的幸福海洋
關於部落格
努力往前走,偶爾歇歇腳!
  • 168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衝動的勇氣

被同事歸為「姊」字輩,跟我講話總帶點敬意,稍微露出不悅的臉色,後輩新人幾乎不敢吭聲,偶爾耍點任性主管也睜隻眼閉隻眼,這樣的「舒適圈」,讓人墮落。


然而自去年開始蠢蠢欲動的念頭,自從爺爺過世後,不停在腦海裡盤旋不去。走路的時候、爬樓梯的時候、坐車的時候、上廁所的時候、洗澡的時候、一個人吃飯的時候、作夢的時候,甚至想睡又硬撐住疲憊雙眼的這時候,就像溫泉泥漿裡的泡泡一樣,嗶嗶剝剝一直冒個不停。


是不是應該趁著還算年輕的時候,「衝動」做件想做的事情?


我說的可不是隨便抓個男人把她推倒然後生個小孩的那種衝動。


只是,就像小馨說的,我的人生最缺少的就是「衝動」。


生長在中產階級的公務人員家庭,我的家就是兒歌「我的家庭真可愛」所描述的那樣標準又幸福。唸書雖然小時了了,國小縣長獎畢業,上了國中以後因為數理太爛,靠著文史科目支撐,還能維持中上,高中直接被數理科打趴,加上向來覺得「六十分就可以」的唸書態度,大學也只撈到個私立學校混個四年,畢業以後找工作雖然與高薪無緣,也還算得貴人,平安無事卻又感覺一事無成的杵到現在。


我應該要知足,應該要珍惜,應該要繼續精益求精,百尺竿頭、更進一步,才對得起父母親與列祖列宗。應該是要這樣的才對吧?


卻為什麼我覺得自己的生命正在浪費呢?


繼續守著這份工作,看不見對未來的期待;想放手,又怕自己找不到更好的。


而其實最心裡深處的夢想,說出來一定會被長輩嗤之以鼻的夢想,不過就是想放逐自己到日本一年。對很多已經飛出去的人來說,這個「夢想」似乎太過渺小,實際上也不難達成,然而只要想到難看的存款數字,想到父母親難以置信的反應,我又捻熄了冒出來的念頭,縮回了我的小殼裡。


其實很討厭這樣的自己,一直以來。


如果聽到別人為此猶豫不決,我肯定毫不考慮就推他一把,然而主角換成自己,卻如此懦弱膽小。


我反覆地問著自己:去日本要幹嘛?只是去實現住在日劇裡的理想嗎?就只為了這樣不切實際的幻想?去了一年回來以後,會比現在好嗎?萬一回來一時半刻找不到工作,該怎麼償還債務?難道還要依賴父母?怎麼可以這麼自私?


就像咬著尾巴團團轉的小狗,我的人生到目前為止老是在原地打轉,天生就懶的個性,只要一想到麻煩事就拿枕頭摀住耳朵、用手遮住眼睛,不去面對就可以假裝沒有事。對學業、對工作、對愛情,都是如此。
 


「交響情人夢」裡面的野田妹,因為想要追上優秀無比的千秋學長,想要與學長同台演出,好不容易通過入學考試到了巴黎音樂學院就讀,卻發現世界剎那變色。唸大學時靠著天份畢業的她,短時間內要學習法語已經不容易了,還看著同班同學每個人都能滔滔不絕說出對任何一首樂曲的理論分析,甚至還被不過十歲的小孩瞧不起;向來最有信心的鋼琴術科課程,也被指導教授嫌棄到一無是處,加上總是能給她當頭棒喝的千秋學長隨著大師去巡迴公演不在身邊,頓失方向的她,彷彿墮入萬丈深淵,忘記當初自己喜歡彈琴的初衷,忘記自己一直都在「音樂」裡嬉戲。看到迷失自己每天像具行屍走肉的她哭著說:「原來我什麼都不會!怎麼做怎麼錯!我都已經這麼努力練琴了,為什麼還說我根本不行?」鏡頭外的我,也跟著哽咽落淚了。


就像《綠野仙蹤》裡的獅子一樣,我是不是也該出發去尋找我的「勇氣」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