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鳥魚的幸福海洋
關於部落格
努力往前走,偶爾歇歇腳!
  • 168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千の風になって


做完頭七法事,要出發北上的時候,到爺爺靈前跟他告別,看到遺照中笑容滿面的他,還是忍不住哽咽。我在心裡默唸:「阿公!我們要先回台北上班了,下個禮拜會再回來看祢的!」彷彿這樣說,就能再看到爺爺笑著說:「好啊!路上要小心喔!」


今年過年後,爺爺的身體狀況就每下愈況,四月底開始進出醫院,五月初聽聞爺爺狀況不好,我和妹妹再次回家探望。一下車站就直奔醫院,當時已經在醫院急診室等候床位的爺爺,一看到我們就淚流不止,讓我們也一陣心酸。


八十歲的老人家,身上插滿了點滴管,因為氣喘嚴重,只要動作稍微大一點就喘咳不停,上氣不接下氣。加上爺爺常無意識地亂動,導致手上點滴管移位,血跡斑斑,護士只好重新插管,看著爺爺乾瘦的手瘀青處處,讓人好不忍心。又因為進食不容易,爺爺整個人縮水了一半,蜷縮在病床上的他,看起來就像個孩子。


聽聞爺爺的身體狀況,在台北工作的堂姊妹也一個一個南下探望,並且輪流到醫院照護,分擔爸爸與叔叔們的重擔,讓他們有稍微休息的時候。當時的爺爺,意識已經不清楚,對於這些子孫輩,有時候認得,有時候又當你是陌生人。


我們都已經有心理準備,爺爺的日子不多了。只是,沒想到來得這麼急。
 

上週二晚上我還打電話回家問情況,媽媽說爺爺情況好像穩定了點,所以爸爸跟二叔會先回家,小叔則留在醫院看護。隔天早上七點多,當聽到手機鈴聲響起時,我就心裡有數了,妹妹在電話那頭已經泣不成聲:「姐!阿公走了啦!」


當天中午跟公司告了假,匆匆忙忙收拾行李立刻南下。南台灣豔陽如炙,走出高鐵車站,臉色疲憊的父親沒有多說什麼,我們一路無語。


回到家,「嚴制」的黃色布幡在三合院的正廳隨風擺盪,放下行李,跟著父親踏入停放爺爺遺體的廳堂,我們拿香跪下,聽著父親哽咽地說:「阿爸!兩個孫女回來看你了!」我們再也無法克制情緒,淚如雨下。


阿公!我們回來了,可是卻再也看不到您的笑臉,聽不到您爽朗地招呼我們:「來喝茶啊!」到現在還是沒有辦法相信,您真的離我們而去了!

入殮的時候,看到您安詳的面容,好像祇是睡著一般,淚水又不禁決堤。朋友跟我說,盡量不要哭泣,才能讓往生者安心離世,我們的哭聲會讓他有所牽掛。


可是,好難好難啊!
 

這一個禮拜,除了吃飯、洗澡、睡覺,只要有時間,我們就不停地摺著紙蓮花,一串又一串,掛滿了爺爺的靈堂,期望把我們的思念摺進蓮花裡,讓爺爺知道我們永遠永遠都會想念著他,他雖然不在我們身邊,卻絕對不會孤單。


一邊摺著紙蓮花,一邊回憶著爺爺在世時的點點滴滴,回憶其實很溫暖,我們也常常說著說著就笑了,只是想起爺爺的好,想起他那張純樸開朗卻再也見不到的的笑臉,總會讓人不小心又鼻酸了。


這七天,我們哭哭笑笑,一大家子人同心協力,雖然喪事中的繁文縟節很多,每個人卻都盡己所能地協助,沒有人不耐煩,也沒有人有所埋怨。爺爺給我們的愛,撫慰了我們失去他的傷痛。聽到叔叔描述爺爺臨終前的情景,說爺爺從醫院回家以後,一直撐到臨晨才嚥下最後一口氣,臉上的表情很安詳,還帶著笑容,我們才稍稍釋懷,也都深信,一輩子辛苦為這個家,臨終時還留下福蔭蔽護子孫的爺爺,一定是被菩薩接走了。


下個禮拜天,是爺爺的告別式,我知道那一天會很難熬,因為就要正式向爺爺告別了。寫著這篇文章的時候,淚水也還是止不住,可是我知道,爺爺不會被遺忘,他會一直都在我們的心裡,永遠永遠。


阿公,祢要跟著菩薩好好走,到西方極樂世界享福去,我們都會好好過日子,祢不要擔心,也不要掛念,如果想念我們,就到我們夢中來,再喝一盅茶吧!


千の風になって(化為千風) (譯:張桂娥)

請不要佇立在我墳前哭泣
我不在那裡 我沒有沈睡不醒
化為千風 我已化身為千縷微風
翱翔在無限寬廣的天空裡


秋天 化身為陽光照射在田地間
冬天 化身為白雪綻放鑽石光芒
晨曦升起時 幻化為飛鳥輕聲喚醒你
夜幕低垂時 幻化為星辰溫柔守護你


請不要佇立在我墳前哭泣
我不在那裡 我沒有離開人間


化為千風 我已化身為千縷微風
翱翔在無限寬廣的天空裡


化為千風 我已化身為千縷微風
翱翔在無限寬廣的天空裡
翱翔在無限寬廣的天空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