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鳥魚的幸福海洋

關於部落格
努力往前走,偶爾歇歇腳!
  • 168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ただいま!


總有人問我:到底去日本這一年,得到了什麼?有什麼收穫?

 

走在熟悉的台北街頭,毒辣的太陽曬得人發昏,鑽進清涼的咖啡館裡,望著窗外來回穿梭忙碌的人們,啜飲著拿鐵,無事一身輕的我很努力地想著這個問題。

 

想著想著,過去這一年在東京生活的點滴,總是鮮明如昨日地在腦海裡浮現。


因為預算有限,其實去過的地方不算多,也許有人覺得這樣可惜,但最珍貴的其實是這一年所認識的朋友們。


無論去日本的理由是什麼,來自不同國家的我們,用著有限的日文交換彼此的生活體驗,討論對未來的想法與規劃,甚至就連感情觀點都可以聊得口沫橫飛,即使其中有幾句話不是聽得太懂。同是華文圈的兩岸三地,加上東南亞的華裔同學,因為使用共同的語言,溝通更容易,卻也因為彼此生長環境與價值觀的差異,受到更大的衝擊。

 

透過不同國籍的朋友,可以看到更多他們眼中的世界,當然更能了解他們眼中的「台灣」。台灣真的很小,別說沒去過,十個外國朋友有九個不知道台灣在哪裡,就算是鄰近的日本,其實有很多日本人依然不清楚台灣到底是在日本的北方或南邊,所以他們不能理解台灣與中國的關係,再正常不過,就像我們搞不清楚伊朗跟伊拉克的分別,就像新加坡同學氣憤歐美同學誤會新加坡是中國的屬地;台灣真的很大,因為大部分外國朋友都知道台灣3C產品品質優異,台灣食物便宜又美味,並且非常希望有朝一日到台灣旅遊,與我們再次相聚。


我們學校是少數不太願意到中國招生的語言學校,因為許多中國人打著到日本就學或留學的旗幟,實際上卻是以打工賺錢為主,鮮少到學校上課,這犯了我們學校的大忌,所以我們學校的中國同學其實是少數份子。中國與台灣,無論是政治或歷史都牽扯不清,實在很難對外國朋友說詳細,但是畢竟有共同的文化淵源,加上共通語言,我們與中國同學並不會劍拔弩張,甚至是交情不錯的。前提當然是互相尊重,不在敏感的政治議題上爭辯,也不將自己的意識型態強行套在彼此身上,如此就相安無事。學校老師也知道箇中奧妙,總是巧妙避開敏感話題,萬一不小心觸及,也會立刻顧左右而言他,趕緊將話題引回到課本上,我們也會有默契地不再多說,畢竟在小小的學術殿堂裡,爭辯百年都無解的政治問題不具任何意義。


 
生活了一年,其實短暫,也許比一般來去匆匆的觀光客多了些許現實感觸,但仍談不上了解。若問我想不想在日本長住,答案是否定。依然喜歡去日本旅遊,也依然對其人文風景保持興趣,雖只是短暫一年,卻已經可以體會整體日本社會那種無形的束縛壓力,要說是注重禮教傳統,承襲中華文化的台灣理應更為深刻,然而日本整體社會對於所謂的禮教規範,也就是不應該因為個人因由危害整體利益的深沉偏執,總讓人喘不過氣,也難怪日本的自殺率總是居高不下,相對而言,台灣的輕鬆自在顯得難得珍貴。


最讓我難以理解的,日本講求所謂的公眾權益,但無論是公車或是地鐵上,會主動讓位的人卻少之又少,說實話我一次都沒遇過。不只一次,看著白髮皤皤的老人家顫巍巍地拉著手把,沒有人讓位;手抱孩童的家庭主婦艱難地護著孩子保持平衡,沒有人讓位。諷刺的是,會起身讓位者,幾乎都是外國人。也難怪曾聽說有日本人到台灣,搭乘捷運時,看到車廂內即使站滿了人,卻少有人會佔住博愛座而感到不可思議。


到底,這是相對冷漠的東京人習性,亦或是日本人對於自身權益的過於講究?或者是因為許多日本老人家因自覺非常健朗不需要他人讓座的堅持導致的結果?


出國唸書,聽起來總讓人無限憧憬,美夢成真的那一刻,彷彿躍上彩虹的一端,那麼令人興奮與羨慕。真正走過一遭,真相又是為何?

 

想像總是無限美好,卻必須承認,當初那個想像中的日本,剝開了華麗的外殼,與我們所生活的台灣沒有太多不同。喜歡他們乾淨好走的街道、喜歡他們巧思設計的便民設施、喜歡他們傳統文化的多樣迷人、喜歡他們多采多姿的流行時尚、喜歡他們驚艷處處又趣味可愛的小物設計;不愛他們拐彎抹角的說話方式、不愛他們虛偽表面的人際交流、不愛他們盲目跟從沒有自我的一窩蜂,更不愛他們根本以自身利益為重卻誤解為公眾美德的自私行徑。


後悔嗎?從不!

 

出國唸書或工作,當然不能保障未來一定一帆風順,也不該以為走過這一遭,就比其他人多擁有了什麼,甚至,可能還會失去些什麼。

 

這一年,讓我對日文有了更深的認識,為了省下不必要的開銷意外地達到驚人瘦身成果,重拾唸書的樂趣,重溫年少青春的單純生活。



這一年,很多時候苦苦嚥下一個人的孤寂,經歷一段不成熟的感情,偶爾想到未來總會心慌,而只能默默掉淚、遠遠送走外公與奶奶的悲傷,如今想起,心臟依然微微發痛。

 

人生,沒有理所當然的得,更沒有毫無價值的失。得到什麼或失去什麼,我無法具體地描述,卻也隱約知道,有某個部分的自己,已經不一樣了。


回到熟悉的台灣,仍然會咒罵讓人煩躁的酷熱,仍然對塞滿人行道的機車與商家物品趕到厭煩,仍然對少數沒有公德心的民眾皺眉,但我知道,這是我的家鄉,是跟很多朋友一起努力、重新開始的地方,是在失意沮喪的時候永遠可以回到家人身邊的地方!

 

ただい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